热缩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缩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天价入主重啤嘉士伯遭遇停工风波图

发布时间:2021-10-21 00:07:02 阅读: 来源:热缩带厂家

天价入主重啤 嘉士伯遭遇停工风波(图)

天价入主重啤 嘉士伯遭遇停工风波 更新时间:2010-6-20 0:01:54   刚刚获得重庆啤酒控股权的嘉士伯如今却是喜忧参半。  2010年6月17日,刚刚参加完重啤股份董事会的两名嘉士伯股东,不得不在同一天面对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对于嘉士伯来说,好消息是董事会通过了嘉士伯以40.22元/股,总价23.85亿元“受让”重啤集团转让的12.25%股权,从而以总计持有29.71%的股权,成为重庆啤酒第一大股东,与此同时,重啤股份还受让了“山城啤酒”商标。  而坏消息是重啤位于重庆市区的500余名员工集体停工,反对嘉士伯成为大股东。  天价豪取重啤的嘉士伯管理层还处于“幸福来得如此突然”的兴奋中:经此一役,嘉士伯将以超过50%的市场份额成为西部啤酒市场名副其实的霸主。但停工却让嘉士伯的重庆战略蒙上了一层阴影。  停工风波  6月17日,重庆北部新区大竹林重啤董事会办公所在地,办公大楼内,重啤董事会刚刚通过了“股权及商标”的两项转让表决,而大竹林厂区之外已是人声鼎沸。  “刚开始有10来名工人表示要反对重啤通过嘉士伯成为控股股东的决议,到了下午人数增加到了六七十人,还有十来辆运输车堵住了厂门。”重啤一位职工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参与停工的重啤工人还是比较克制,并未强行冲入办公区。  在参与停工的重啤职工看来,一旦嘉士伯成为控股股东,重啤将从国有企业改制为外资企业,今后职工将面临更多的不确定。“厂方并没有与职工协商安置方案,就通过了转让方案,我们的正当权益能否得到保护尚不清楚。”上述重啤职工表示,重啤转让虽属政府决定,但并未通过职工代表大会讨论,在没有合理安置方案的情况下,董事会就通过了出售给嘉士伯的方案,会影响到职工利益。  重啤董秘邓炜表示,重啤已经在公告中明确提出本次股权转让需经公司董事会、股东大会、职工代表大会、重庆市政府、国资委、商务部等有关部门批准后方可确定。  据了解,重啤的大部分职工在6月10日才得知嘉士伯高价买下了重啤拟转让的股份。6月11日,职工们通过工会向管理层递交了要求信,提出两大要求:一是反对出售重啤这样一个处于上升阶段的企业;二是希望先协商职工安置方案。而重啤管理层随后口头表示,嘉士伯入主重啤之后职工的待遇三年之内不会发生变化。对此,工人们并不满意,因此选择了在重啤董事会举行当天停工。  《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此次停工,重庆市区内属于重啤上市公司的大竹林厂区和马王乡厂区约500多人参与,两个厂区的啤酒生产停止,而不属于上市公司的部分重啤厂仍在生产。  重啤难题  在重啤的职工们看来,重啤盈利状况良好,且处于上升期,没有必要卖掉。  相关资料显示,2009年,重啤实现销售收入22.6亿元,利润总额2.35亿元,利润率为10.4%,高于行业平均水平约4个百分点。重啤在重庆市场占有率高达85%,在区域市场处于绝对优势。  但重啤也有自己的市场难题。查询重啤2009年年报显示,虽然盈利状况向好,但产生的经营性现金流量依旧为负,且比2008年更大。  “重啤在重庆虽然市场集中度高,优势巨大,但多为2~3元的低价位产品,要提升盈利能力较难。”在长江证券食品饮料行业分析师陈红看来,重啤固守本地的战略,近年来不断遭到外资啤酒品牌和华润雪花的夹攻,没有好的盈利能力,其优势将会被逐步蚕食。而重啤前两年走向华东地区,沿长江流域投资了多个啤酒厂,但这些区域在雪花强大攻势面前举步维艰。“要实现重啤的突围,只能依赖外来力量。”陈红认为。  《中国经营报》记者从多个渠道得知,重啤此次转让股权,主要来自于政府层面的操作,重庆正在实施万亿元投资计划,国有资产的并购运作是募集资金的主要手段之一。  对此,部分参与停工的重啤员工也认为可以理解。但他们认为,管理层在转让时还是应该首先考虑到职工利益。  双品牌阻力  “部分重啤一线员工虽然现在每天要工作12小时,但一个月下来能领到1200元到1500元工资,且好几个厂正在兴建中,工作机会并不少,而一旦嘉士伯控股之后,肯定会推进厂区并购和员工转移,这些都增加了太多的不确定。”上述重啤职工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虽然重啤经过改制,市场化制度已经初步形成,但毕竟国有企业和外资控股之间,员工的调整方式并不一样。他们甚至担心,嘉士伯控股重啤之后,将逐步减少重啤原有的“山城啤酒”、“重庆啤酒”等老品牌,而全面生产嘉士伯,这样将面临大量的裁员或者转移安置问题。  “重庆市场很大,嘉士伯和重啤的品牌将产生互补,嘉士伯不是来取代当地品牌,而是要最终实现双赢。”按照嘉士伯大中华区总裁王克勤的说法,双品牌战略一直是嘉士伯在中国西部扩张的“利刃”。  2001年嘉士伯力推西进战略,利用资本的力量大肆兼并。2003年,嘉士伯先后将云南华狮啤酒厂和大理啤酒厂全部收入囊中。一年后,嘉士伯和西藏发展各出资3.8亿元重组原拉萨啤酒厂,成立西藏拉萨啤酒有限公司;随后,嘉士伯挥师西北,并购了兰州黄河啤酒公司50%的股份,并深入青海,参股一啤酒厂40%的股权。继重啤之后,下一个并购目标是宁夏啤酒。  “我们在西部的很多市场都证明了嘉士伯并不是要淹没本土品牌。嘉士伯的自有品牌大部分是从广东的厂运转,并未实现本土化生产,诸如大理啤酒、拉萨啤酒仍是当地的主要品牌。”嘉士伯企业传讯部人士表示,重庆市场仍可能沿用这一模式。  但《中国经营报》记者从有关渠道获悉,嘉士伯很可能借助重啤现有的厂区生产嘉士伯品牌。  对此,邓炜表示,由于本次股权转让不涉及重啤上市公司的资产,因此嘉士伯控股后,并不会改变公司目前的业务架构,至于今后是否整合旗下啤酒资源,目前还不清楚。  截至记者发稿时,重啤的 停工风波仍未平息,嘉士伯计划派出一位副总裁与重啤厂方一起协商解决方案,重啤厂方人士表示,“时值啤酒旺季,希望工人们先恢复生产,一切要求都会通过协商得以解决。”

深圳废电缆线回收公司

钢格板规格

凹形管

TO52000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