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缩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缩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页岩气从未止息的多方博弈谁将是大赢家0-【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7:43:19 阅读: 来源:热缩带厂家

页岩气:从未止息的多方博弈 谁将是大赢家?

中国页岩气网讯:这是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这句《双城记》里的名言正在成为我国页岩气领域的一个颇为恰当的注脚。

正当第二轮中标企业诸如华电系企业、北京泰坦通源公司、国家开发投资公司、安徽省能源集团等绝大多数陷入勘探僵局之时,中石化涪陵页岩气区块却迎来大规模商业化,另一个幸运的民营企业永泰能源(600157,股吧)股份有限公司也于近日因下属区块探出2000亿立方米储量而股票连续涨停,这些似乎均佐证了页岩气开发是一场豪赌游戏。

于是更多的民资和外资企业瞄准了一延再延的第三轮页岩气招标,试图获得这场豪赌游戏的“入场券”,然而仍在酝酿中的第三轮招标却在不断上演矿权纠葛和各方博弈大戏。如今的疑问是,国土资源部、地方政府、手握80%页岩气资源勘探开采权和技术资金实力雄厚的“三桶半油”(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延长石油),到底谁才是页岩气“赌场”中真正的“庄家”?

第三轮招标再惹争议

各路资本抢食页岩气蛋糕的冲动似乎前所未有。7月30日由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等主办的2014年页岩气高峰论坛座无虚席,来自全国各地的企业、机构甚至包括香港商人、外企道达尔等都齐聚北京,他们试图通过“听会”得到想要的讯息或者找到投资机会。

山东能源机械集团也不例外,该集团一位参会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说,我们不仅想做上游设备供货商,也想涉足页岩气勘探开采领域。很多跨界投资者也纷纷出现在会场,其中有一家原来是做影视投资的公司如今也拿出10亿元资金试图参与进来“分一杯羹”。更有一家企业参会人士试图直接与中石油领导搭上,成为中石油页岩气开发的合作方。

以上种种,似乎均为各方翘首多时的第三轮页岩气招标预热。继2011年6月、2012年10月25日分别启动的前两轮页岩气招标之后,原本定于去年年底或今年年初启动的第三轮招标遭遇一再延期,直至近日才传出有所进展的新消息。

中国能源经济研究院资深研究员陈哲告诉经济观察报,此前在第二轮进展缓慢等问题困扰下,国土资源部多方权衡,导致第三轮一拖再拖,但是应该会在今年年底前启动。

然而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一位油气系统权威人士于7月30日对经济观察报独家透露,原本国土资源部将拿出四川省20万平方公里的区块放入第三轮招标区块中,占该省总面积48.5万平方公里的41%,但是由于四川省地方政府和“两桶油”的反对而最终作罢,此次第三轮招标区块质量将会很差。

一石激起千层浪,上述消息如属实,原本因前两轮招标的区块质量、技术、资金、政策等诸多问题而一直备受争议的筹备中的第三轮招标,将从“奶酪”沦为“鸡肋”。

值得关注的是,四川省是2012年初发布的我国页岩气“十二五”规划中提及的19个重点页岩气勘探开发区的排在首位的省份,境内页岩气资源量约为27.5万亿立方米,占全国的21%;可采资源量4.42万亿立方米,占全国的18%,均位居全国第一。而且与鄂尔多斯(600295,股吧)盆地、松辽盆地、塔里木盆地等其他几个集聚区相比,四川省页岩气不仅储量丰富,而且埋藏较浅,水资源丰富,开采成本较低。

由于与传统油气田矿权重叠,四川省绝大部分页岩气资源在中石油、中石化手里。

而国土资源部负责区块招标政策的一位领导似乎也证实了上述消息,“页岩气招标将会继续推进,但是已经划进几大石油公司手里的页岩气勘查开采权没办法改变,只能由它们去勘探开采,四川省也不例外。”该领导对经济观察报说。

显然,国土资源部明知四川省页岩气勘探采矿权绝大部分在“两桶油”手里,疑问是,既然如此,缘何依然试图拿出该区块进行招标呢?而且紧接着在遭到“两桶油”和地方政府的反对后,却最终更改了招标区块,使得四川省20万平方公里的区块被排除在招标之外呢?

“两桶油”的“奶酪”免遭瓜分?

去年年底盛传第三轮页岩气招标区块规模将超过前两次之和,主要集中在四川、重庆、湖北三地,然而如今四川省优质区块却被权威消息人士证实将不在招标之列。

而且一位了解内情的油气民企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说,四川省区块后来经过调整不在招标之列,还引起同样需拿出招标区块的重庆方面的不满。

最新消息却显示,国土资源部欲将第三轮招标权下放到地方,不再统一招标,而湖南、贵州等多省份已经纷纷上报各自的页岩气区块。但是四川省和重庆市均未有上报区块的官方消息。

中石化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咨询委员会副主任张抗告诉经济观察报,凡是有常规油气的地方,一定有非常规油气,且数量一定是常规油气的4倍左右。

所以占全国页岩气资源近八成、与石油天然气区块重叠的页岩气资源勘查开采权如何处置,也是中国对民资和外资放开页岩气勘探开采权以来的关键问题。

而国土资源部2012年11月公布的《关于加强页岩气资源勘查开采和监督管理有关工作的通知》,将80%与油气区块重叠的页岩气资源勘查开采权优先给了“三桶半油”。随着公开招标的深入推进,一场矿权纠葛大战终于在第三轮招标筹备过程中引发。

虽然80%页岩气资源勘查开采权在“三桶半油”手里,但是国土资源部为了避免“圈而不采”,还设置了最低勘探标准,即通知中体现了油气重叠区块的页岩气资源三年不开发或者开发力度不够即流转的思路。

7月29日,在由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等主办的“2014年中国能源峰会暨第三届中国能源经济论坛”上,国土资源部油气战略研究中心主任赵先良点名批评,“截止目前我国页岩气等非常规油气的投入与美国、加拿大等国家相差甚远,依然投入不足,几大石油公司负有主要责任。”

而中石油一位领导却对经济观察报感叹,到2020年我国天然气使用量大概为4000亿立方米,而彼时保守估计页岩气产量可达360亿立方米(设置目标是600-1000亿立方米),这在业内看来是可以的,但是国土资源部不干,逼着我们加快开采。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目前中石油在页岩气投入达100亿元左右,而中石化投入与该数字也相去不远。中海油和延长石油则更少。

于是,去年,国土资源部试图将四川20万平方公里的区块拿出来分给“鲶鱼”民企和外企,但是却终未如愿。

一直因进展缓慢遭外界诟病的“三桶半油”,却意外地被中石化涪陵页岩气大规模商业化而解救。3月24日中国石油(601857,股吧)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正式宣布,中石化涪陵页岩气田(位于涪陵焦石坝)获得重大突破,将在2015年实现产量50亿立方米,2017年建成中国首个百亿方页岩气田。

在更早的去年9月,国家能源局正式批准设立涪陵国家级页岩气示范区,截至2013年,已建成页岩气产能6亿方/年,截至今年年底产能将达18亿方/年。“所以,"两桶油"四川省区块的页岩气勘查采矿权在它们手里,它们要自己搞,而使得四川页岩气"奶酪"免遭瓜分。”一位接近“两桶油”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说。

然而值得关注的是,缘何地方政府也不希望国土资源部将四川区块拿出来招标呢?

从未止息的多方博弈

“中石化涪陵打出大量的气来,真的震撼到了我们,这也是促使我公司试图参与进来的一个主要原因,”一位欲涉足页岩气的民企相关负责人对经济观察报说。

正如环保部环境影响评价司巡视员牟广丰所言:“国家领导出访国外都带着买石油天然气的任务”,反过来可想而知,美国短短十年页岩气产量飙升数十倍的诱惑下,中国页岩气为何受到各方如此热捧。

自2009年开始前期研究工作,中国页岩气发展至今才五个年头。直到2012年3月5日,才首次出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于是,中国页岩气投资热潮波涛汹涌。

除了民资和外资投资冲动高涨外,各地尤其是四川等页岩气积聚区的地方政府也有着自己的盘算,在地方拿出资源的情况下,要么产气后将部分气留在地方,要么盈利后将部分税收留在地方。

在2012年10月25日启动的第二轮页岩气招标中便可窥一二,一是所选区块除了回避“三桶半油”所手握的80%页岩气探矿权外,还征求了各省意见,并进行了相应的区块招标调整;二是19个区块中有7家地方国企且多为当地企业中标。

而随着中石化涪陵大规模商业化,“激进派”重庆行动也颇为迅速。今年3月3日,在重庆市政府领导与中石化集团董事长傅成玉的推动下,《关于涪陵页岩气开发利用战略合作协议》正式签署,推进央地投资合作。并且于4月29日,中石化重庆涪陵页岩气销售有限责任公司、中石化重庆涪陵页岩气勘探开发有限公司、中石化重庆天然气管道有限责任公司三家合资公司正式成立。三家公司由中石化、重庆市燃气公司、涪陵区人民政府等出资组建。重庆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翁杰明与中石化高级副总裁王志刚亲自为三家公司授牌。可见,从市里到涪陵区上下一致的重视。

然而,让一位经常接触地方国企的油气人士疑惑的是,与“两桶油”等央企接触颇为苦恼的情况下,四川省政府缘何不希望拿出区块进行招标?

陈哲告诉经济观察报,这或许也是因为此前四川省政府与中石油签订了合作协议,且四川当地国企参股其中的缘故。

顶着国土资源部要拿出四川区块招标的压力,去年12月9日,四川长宁天然气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四川长宁)在成都正式成立,股东依次为中石油集团、四川能投集团、宜宾市国有资产经营公司、北京国联能源投资基金,它们共同出资组建,股权占比依次为55%、30%、10%、5%,四川的国企掌控股份达40%。

值得关注的是,四川长宁的控股股东虽然是中石油集团,但是董事长由第二大股东的四川能投董事、党委委员严江担任,法人和总经理职位则由中石油西南油气田公司副总经理、党委委员谢军担任。

伴随着的是,“三桶半油”主导还是无数民企主导进行勘探开采页岩气的争论越来越激烈,到底谁将成为最终的大赢家?

谁将是大赢家?

“在打了三五口井却不出气后,我走路都打颤,”一位中石油人士颇为形象地形容一缺资金二缺技术的民企涉足页岩气后或面临的尴尬处境。

中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高级经济师徐博细算了一口井从筹备到出气所需投入,包括地质调查费、征地借用费、技术使用费、用水许可、环保许可、打井工程成本(5000万元左右)、测井费用、设置孔压裂出气、接设备管道等费用。其中地质调查费大概一平方公里需1000万元,时间需两三年,另外泥浆使用费也相当高,用水也是一大“吸金”环节,一口井需要1.5万至2万立方米的水等等,总体算下来,一口水平井(井斜角达到或接近90°)成本为7000万至1亿元。

据了解,中石化涪陵页岩气生产成本为1.75元/立方米,而售价则为2.8元/立方米,加之国家在2012-2015年对产出的页岩气补贴0.4元/立方米,净利润为1.45元/立方米。

饶是如此,中国石油和石油化工设备工业协会首席顾问赵志明认为,长期来说,涪陵页岩气田投资回报只能做到收支平衡。

中科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何家雄告诉经济观察报,可以让“三桶油”先进行勘探开采,等有了成功案例后民企再进入也不迟,这样民企就规避了大风险,而让三桶油担起承担更多风险的责任。

但是一位涉足页岩气的企业老总反对说,这违背了混改初衷,应该让民企与三桶油有公平的起跑线,而不是让三桶油主导开采,应该放开上游页岩气资源。从手握80%有利页岩气区块的传统油公司手中拿出未达到勘探最低投入标准的区块参与招标。

中石油政策研究室战略处处长唐廷川对经济观察报说,现实状况是,第二轮页岩气中标企业进度确实很缓慢,它们没经验、没技术、没资金,要借助央企混改,以大带小,大公司技术力量强大,与小公司开发合作实现共赢。

陈哲则认为,如今除了中石化有大的突破外,其他仍然处于勘探阶段,第二轮中标企业绝大多数都刚开始打探井,打探井周期需要两三年,而如今离2015年三年勘探到期时间仅剩一年了。

但是中石油内部人士分析,正如国土资源部在页岩气进展上经常原谅“三桶油”,第二轮中标企业或也将得到国土资源部的“原谅”。

张抗则认为,上游区块开放了,整个石油、页岩气就活了。这是体制问题,一旦解决了,就会出现一个蓬蓬勃勃的局面。

赵先良则表示,国土资源部正在会同相关部门对页岩气体制改革进行进一步研究。

蓝灯vpn

免费的加速器推荐

玩传说对决就用轻蜂加速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