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缩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缩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豆瓣80这部韩国神作绝对是我的年度最佳-【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6:31:00 阅读: 来源:热缩带厂家

本文有剧透,建议撸完片再来看,片子资源在置顶留言里。

文章很长,但希望你读到最后

做公号以后,对电影或者娱乐话题就会有敏锐的嗅觉:有些电影看一眼,下意识地就知道所有公号都会写,《燃烧》就是这种片子。

关于《燃烧》,豆瓣和微信里,壹哥看过的影评没有10篇也有8篇了。

赏读大家解析的过程,也伴随着一遍遍反复看影片的过程,而且我还特意去找来村上春树的原着《烧仓房》来读——那篇小说很短,20分钟就读完了。

看过这么多遍电影,这么多篇影评,还有原着小说之后,我愈发确信了豆瓣上一个短评里的话:

壹哥是铁杆村上春树粉,平生最爱小说第三名就是《海边的卡夫卡》,所以我觉得由我来下这个结论是比较公允的:

电影《燃烧》,确实超越了文学。

这话并不因为它拿到了戛纳媒体场刊最高分而正确,也不因为它在豆瓣上分数下滑,被韩国人diss而错误,它只是一个事实而已。

为什么是事实?下面就讲讲为什么。

“世界对我就是一个谜”

这是男主钟秀最后一次去Ben家里时说的话。Ben一如既往地问他:在写小说吗?他说没有,不知道该写什么样的小说。Ben问为何?钟秀说:

“我觉得,世界就是个谜团。”

在壹哥看来,这句话是整部片子的题眼。

与其说世界是个谜,还不如说是富人的世界是个谜。其实这句话的所指,正是所有《燃烧》影评里都会提及的“阶级问题”,也是导演李沧东为原着添加上的最重要的东西。

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富人Ben的生活就展示了他的神秘性:坐在车后座,Ben给母亲打电话,聊着不知什么话题,窃窃发笑;

问起Ben的工作,他淡然道:“简单来说就是在玩吧。”

这是Ben第一次刺痛穷人钟秀——他辛辛苦苦地做着搬运工,挣到的钱还不足以负担喜欢的女孩一顿大排档(钟秀和海美第一次吃大排档,结账的时候钟秀明显犹豫了一下)。而富人,则靠玩玩就能衣食无忧。

更要命的是,Ben这种看虫子一般的眼神,仿佛是在说:

我的世界,你不会懂,也不需要懂,你根本没有资格了解我的工作。

Ben的这种眼神出现不是一次两次,而是每次面对钟秀都如此,甚至每次见到钟秀第一句话都是问:你的小说写得如何?潜台词是:“我跟你没得聊,除了小说。”

有句话说:“别人对你和善,也许是根本不屑于与你为敌。”

对于钟秀来说,这种自信而温和的眼神并不会带来任何友善感,而是一种居高临下,一道贫富之间无法跨越的物种鸿沟。

不仅对钟秀,甚至对海美也是一样的。电影里有一处细节,当海美和钟秀吸大麻吸得不亦乐乎的时候,Ben在旁边的眼神里,甚至有点嫌恶:

看不清楚的话,放大,手机横过来看

在这里,嬉笑的钟秀与海美显然同属一个阶级,而Ben显然是另一个阶级。

电影里有无数细节表现贫富差距。破卡车和保时捷、乡下破平房和江南区别墅之间的对比就不说了,最有趣的莫过于钟秀被拉去富人的聚会,根本无法插入他们的话题,也无法适应迪厅里的光怪陆离:

他有自己的娱乐,就是对着奶牛唱歌,这是他的世界。

“贫穷限制了他的想象力”,当他面对自己无法理解的消费生活时,跟见到外星文明没什么区别。

另一处细节我也相信是导演的有意为之:几乎每次Ben和钟秀见面都是在咖啡厅或者画廊,这些“属于Ben”的地方,总会有一种类似爵士的轻缓音乐做背景。但一旦到了“钟秀”的主场,背景乐就变成了树叶的沙沙声。

此时的爵士乐,全都是对阶层的暗喻——不得不佩服李沧东的电影感!

Ben的人生,Ben的朋友,以及本来在自己手中,却滑入了富人世界的海美,对钟秀来说都是一个谜。正因为如此,Ben和钟秀之间就不仅仅情敌的关系,而代表了两个世界的对立,这也为后来的一切埋下了伏笔。

所以,为什么李沧东的这种设定是“超越了文学”呢?

看过《烧仓房》的人都知道,村上在小说里并没有提及阶级对立。讲述者就是村上自己,实际上是衣食无忧的:他拥有“很难物色的自动换唱片机”,连富人都对此惊叹不已,而且他也懂得迈尔斯·狄巴思和约翰·施特劳斯的音乐——他本就和富人同属一个阶层。

在小说中,其实是不存在“钟秀”这个人物的,村上只是作为一双眼睛在观察一对神秘的男女的故事。这和文学这种艺术形式分不开:文学更多是发生在内心,作者可以用大量篇幅来讲述人的内心活动。

但电影不一样,电影是画面的故事,人的内心是看不到的,我们只能通过他的行为来看。所以,电影中的“钟秀”就一定不能是小说中的村上。

他应该是谁呢?李沧东天才地让他成为一个穷人。

这就是小说改编电影的一个成功典型。当小说偏向主观和形而上的时候,电影改编者就需要将它“视觉化”和“戏剧化”。而让钟秀与Ben拥有阶级对立,不仅有了动作(即视觉),也有了戏剧冲突,更让一个日本故事反映了韩国社会失业率高、阶层固化的问题。

《燃烧》的改编,既是成功的电影化、又是成功的本土化。

所以你明白了,我所谓的超越,并不是在说电影《燃烧》比小说《烧仓房》的艺术水平更高,而是在说:这是一次完美的改编,让电影脱离了小说,具有了更大的艺术价值。

“如果能像本就不存在一样消失就好了”

这是饰演海美的全钟瑞在片中最高光的一处表演,也是最扎我心的一句话。从非洲回来后,海美讲述自己看到的最美夕阳,讲到最后她说,自己也想像那夕阳一样,消失不见。

“消失”,是整部《燃烧》最重要的一个词。

首先要说,不管是小说还是电影中,女主都是“被烧”的那个东西——不管这东西是仓房还是塑料大棚。

为什么要烧?Ben有他自己的一套理论:

烧掉塑料大棚,是因为它们已经被废弃,完全无用了。它们等在那里,就像是等着自己去烧一样,而通过烧掉塑料大棚,自己也获得了巨大的乐趣。

钟秀问道:“塑料大棚有没有用,是哥你来判断的吗?”

Ben回答:“我没有判断,我只是接受这个事实而已,就像下雨就必然涨水,涨水就会把人冲走。你说,雨在做判断吗?”

在这里,Ben把自己神化了。他并不是为了什么恶趣味,而是在执行自然的法则——只有神才会执行自然法则。

小说里,两个人讨论的是关于道德观的问题:神秘男认为,烧掉仓房并非不道德的事情,而正是在维护一种“道德规范”——在这种道德体系里,他就是有做这件事的权力。

对于塑料大棚,或者对于完全依附于自己,被自己掌握了生杀大权的海美,Ben就是灭霸。

站在Ben的角度上,这件事充满了合理性:海美是一个无亲无故、一贫如洗的社会底层姑娘,这种人对于Ben来说,和地上的蚂蚁没什么两样。

就连她自己都在说,自己想消失不见,那我来帮你消失呗?

电影里有各种“消失”的东西,比如海美的猫,从来就没有露过面,只用粪便来跟钟秀“打招呼”,最后从海美家中消失了(我不倾向于Ben家的那只猫就是海美的猫,后面讲为什么);

比如钟秀的妈妈,数次打电话来也不出声,最后终于露面,也根本没有谈什么母子情,跟手机聊得欢——仿佛他们根本不曾是母子。

比如海美小时候曾经掉进去的那口井,在海美和钟秀妈妈嘴里,是存在的,但在别人嘴里,是不存在的。到最后钟秀也没能搞清楚,这口井到底存不存在;

再比如,最开始海美表演的哑剧中那个虚构的橘子。海美说:“你不需要相信这里有个橘子,你只要忘掉这里没有橘子就好了。”

然后海美说:“真正重要的,是你渴望吃橘子。”言外之意,我只要想要这里有橘子,这里就有。我只要想要家里有只猫,家里就有。井也好,跑掉的妈妈也好,都取决于人的意识,我认为它们消失了,它们就消失了。

这些“消失”之间,有什么关联呢?

其实Ben和钟秀之间在进行着一场关于“存在”的辩论。在Ben那里,自己是世界的神,世间万物都存在于自己的意识里。

塑料大棚如此,女人也是如此——他把人与物统统归为物,而自己要去决定每个物要不要存在。我认为它该存在,它就存在,我认为它该消失,它就要消失。

钟秀则不同,他认为世间万物就是万物。海美也好,Ben也好,他虽然觉得他们很神秘,但他从不会去否认一个人存在的合理性。

这一点在海美失踪后体现得很明显:Ben认为海美就应该消失,所以她的消失非常合理。而钟秀则跑遍了所有可能的地方,想要追寻海美失踪的真相——这并不单纯是因为爱情,而是他觉得海美一定在某处,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就算海美一无所有,但她对于钟秀也是有意义的,这个世界上也有在乎她的人,你凭什么来断定,她就该消失!

“别人并不是你想象的样子,或者说,别人不是活在你的想象里。”

这也许是钟秀最想说给Ben听的话。

这种朴素的唯心主义与朴素的唯物主义之间的差别,其实也诞生于Ben和钟秀两个人的阶层差别——身处高位,世人在他心中就是个符号。只有在底层打滚的人,才能互相理解。

到这里,书和电影异曲同工。但《燃烧》还添加了一个“电影化”的元素,那就是:到底是不是Ben杀了海美?

电影中有很多段落在暗指Ben杀了海美:比如海美的手表在Ben的卫生间里;比如海美的猫在Ben家里;比如在海美消失后Ben迅速换了一个类似的底层女孩……

比如Ben根本没有烧掉任何塑料大棚,却跟钟秀说已经烧了——显然,这里是在将“烧掉大棚”和“杀死海美”等同。

但是,电影里一个关键细节又似乎在推翻上面的结论:另一个和海美同样做户外促销的姑娘,手上戴着和海美一样的手表——这手表并不能代表海美。

那只猫也不能,叫了一声“锅炉”它就过来,并不意味着它一定就是锅炉。

另一个更为关键的bug是,如果是Ben杀掉了海美,为何在钟秀以“带着海美来见面”的邀约下,他会赴约呢?

他应该知道,这句明显的谎话意味着钟秀已经知道了自己杀害海美的事实,所以,肯定来者不善啊。

所以,我倾向于认为Ben是想杀掉海美,却没有实施的。海美应该是被债主逼迫,或者被杀,或者藏匿,总之,Ben对此并不知情。

但是对Ben来说,海美死没死,死在谁手,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遵循自己的命运消失了,这让他很开心。

因为海美和钟秀一样,是虫子。

“说实话,他并没有充满情义啊”

截止到上面为止,涉及到的情节是各篇影评都有所涉及的。而下面的这个情节,我暂时没有看到有人深究。

那就是钟秀的父亲。

要注意的是,任何电影中如果出现了男主的父亲,那么“父子关系”一定是这个电影会探讨的议题。而在《燃烧》中,钟秀父亲的戏份可不少,算上在照片中出镜,足足有三场。

钟秀的父亲是什么样的人呢?

钟秀自己的叙述是,父亲有“愤怒控制障碍”,随时会发怒,并因此把母亲吓跑了。父亲在片中的出场,也是因为用椅子砸伤了公务人员而受审。

父亲朋友(同时是他的律师)的叙述是,他的人生“波澜万丈”,还曾“在中东吃过苦”,还“挣了一笔钱。”

电影里有一张照片,是父亲戴着安全头盔的场景,可以推测出父亲曾参加过韩国在中东的建设项目,挣到了可观的收入。

但结合影片刻意提到的“愤怒控制障碍”,壹哥大胆推测,这个父亲也许在中东遭遇过战事,并且患上了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

父亲保险柜里一整柜的刀,似乎也在暗示着此人的暴力倾向:

但是片中又提到了,父亲是一个自尊心特别强的人:他曾是坡州高中的全校第一,不是成绩第一,而是自尊心第一。包括执拗地要拿那笔钱办畜牧业而非买房,也是因为自尊。

钟秀和父亲的关系如何呢?

小时候一定是很好的,父亲墙上一直挂着钟秀小时候骑在自己肩头的照片。

但把母亲逼走,有暴力倾向的父亲,一定是不好惹的角色。包括钟秀去为请求轻判父亲的请愿书征集签名时,乡亲也在说:“他并不是什么重情义的人。”

所以,长大后的钟秀和父亲,关系一定不会太好。

但是,钟秀会因为父亲的案子而回老家定居,会去参加每一次审判,会费尽心力帮父亲情愿轻判——这都在证明父亲在钟秀心里有多重要。

如果写父亲这个角色的人物小传,将会是这样的:

他曾成功过,拿着一笔钱回乡创业失败,从此脾气变得火爆,但自尊心一直留在他身上,他绝不会与这个世界妥协。

所有曾经波澜万丈的父亲,都会在儿子身上留下印记。

这场审讯之后,紧跟着的就是钟秀杀掉Ben的最后一场戏,这两场戏之间的联系是必然的。

钟秀,其实在做父亲做过的事:用暴力表达尊严。

当然了,杀Ben的直接原因肯定是因为钟秀认为海美死在他手里,这是为海美复仇。但和上一场戏相联结,证明这不仅仅是一场复仇。

这更是一次自尊的表达:你可以比我们有钱,我俩可以生活在两个世界,但你绝不能主宰我们的命运,你并不是神。

所以,最后的这场戏,是一次弑神行动,也是把神拉下了神坛。

你不是要决定我们穷人的生死吗?我们在你眼里不是如草芥一般吗?那就看看,草芥是怎么决定你的生死的。

片子最后的神来之笔,是Ben自知将死的时候,突然紧紧抱住了钟秀。

他脸上的表情,似乎终于得到了解脱。

此时我才明白,富人虽然视穷人为草芥,但这种蔑视本身给他带来的痛苦,远远超过了“烧仓房”带来的爽快。

他不把别人当人看,也同时泯灭了自己的人性。他从来没有一刻得到过别人的爱情,就算是来自穷人的也没有,正如他在富人的聚会上永远一言不发。

他经受的,才是真正噬骨的孤独。

所以他说嫉妒海美对钟秀的感情,我相信此言不虚。

而在最后钟秀的刺杀行动中,Ben也终于明白了自己不是神,也终于获得了解脱。

天才的电影就是如此,演员的一个眼神,就让你直穿了他的灵魂。

这就是《燃烧》最大的价值,它通过下面这样的步骤让小说中形而上的神秘哲学落地:

1. 让哲学落到人性上,

2. 又让人性落到阶级上,

3. 最后由阶级落到灵魂上。

而这种“落地”,让我们彻底明白了小说该怎样改编成一部电影,一个概念该如何成为故事。这对于所有中国的电影创作者来说,意义极其重大!

最后钟秀的这把刀,穿透了所有观众的胸膛。

与之相比,讨论片中的裸舞段落有多美,根本没有意义,讨论激情戏,更是一种亵渎。

感谢能看到这里的你,壹哥给你一百昏!

得了癫痫要吃一辈子药吗

白癜风初期易治疗初期有那些症状

干细胞移植治愈糖尿病的重大突破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