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缩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缩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第8节牛气冲天-【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1 11:09:39 阅读: 来源:热缩带厂家

楚穆王熊商臣杀了父亲,夺了君位。

登上大位后楚穆王因为潘崇是夺位首功,封他为太师。

令尹斗般等人,都知道成王是被熊商臣杀的,却没有人敢说。

斗宜申听说了成王之变,以奔丧为名从戍守地回到郢都,和大夫仲归商量准备谋杀穆王,可是事情败露,穆王派司马斗越椒擒杀了斗宜申和仲归。

斗越椒瞄上了令尹这个位子,就对穆王说:斗般常和别人说,我们父子屡世辅佐楚国朝政,领受了先王莫大的恩德,可是很惭愧,不能为先王报仇血恨。他的真实意图是要扶公子熊职登上君位,所以大王对他不可以不加防备。

穆王这个时候最怕的就是两件事,一是有人揭短,二是有人谋位。斗越椒就是摸准了熊商臣的这个心态,一语中的,够阴的。

穆王对这话也没全信,就想试探一下斗般。怎么试探呢?这招还挺损。派他去杀公子熊职,斗般推辞不干,穆王火了,大声喝叫:我早就知道你有反心,想扶熊职登位,还想找机会为先王报仇雪恨吧!

喊完自己亲自用铜锤砸烂了斗般的脑袋。

公子熊职想往晋国出逃,斗越椒追到郊外杀了他。

结果穆王任命成大心做了令尹,斗越椒白忙活了。

不长时间,成大心去世了,斗越椒终于做了令尹,由贾接替了司马一职。

后来还算穆王良心未泯,想到子文治楚有功,就用斗克黄做了箴尹(春秋时楚国设置的谏官)。这个斗克黄字子仪,是斗般的儿子,子文的孙子。

楚穆王篡位之后,他继承了父亲扩张的野心,开始谋划和中原各诸侯国争霸。

这时有谍报报来消息。晋国新立了国君,赵盾任相国专权秉政,诸位大夫自相残杀,晋国内乱不断,没能力对外扩张了。

穆王认为机会来了,就召集群臣商议要伐郑。大夫范山说:晋的国君年龄小,大夫们的精力都在争权夺利上,没心思管诸侯的事,我们在这个时候出兵北向,没有敌手。

穆王就任命斗越椒为大将,贾为副将,率战车三百乘伐郑。自己带着精兵驻扎在狼渊(今河南省许昌市西)作为后援。另派公子熊朱为大将,公子熊筏为副将,率战车三百乘伐郑。

郑穆公得到边报说楚军已经到了郑国的边界,马上派人去晋国告急,又派公子姬坚、姬庞和乐耳三人率领郑军在边界上抵御楚军。

斗越椒连日挑战,郑兵坚守不出,就是不交战,急得斗越椒直发火也没有办法。但贾是个足智多谋的智将,他给斗越椒出主意:自从城濮之战后,楚军已经长时 间不和郑国军队交战,郑军依仗有晋军相救,坚守不战。我们必须在晋军赶到之前,将郑将诱而擒之,不然拖延时间长了,晋国救兵一到,这仗就不好打了,搞不好 就会打成第二次城濮之战。

斗越椒苦于郑军不接战,就问贾有什么办法诱敌?贾贴着斗越椒的耳朵说道:只许如此如此。

斗越椒马上传令军中:现在大战在即,但我军长途远袭战线太长,现在粮食接济不上,各部可以自行到附近村落去抢夺百姓的粮食做军粮。

传完了令自己却在中军帐内饮酒作乐,每天喝到大半夜。有人把这消息传到狼渊,楚穆王不知是计,就要亲自来督战。近臣范山进言说:大王不必着急,这是令尹的巧计,不出几天就会有捷报报来。

这边郑国姬坚等人看楚军不再来挑战,知道楚军在玩诡计,马上派人侦察。侦察兵回来报告说楚军缺粮四处掠夺,斗元帅每天在中军饮酒作乐,醉了就骂郑军没用,经不住打就做缩头乌龟。

姬坚认为时机到了,他对另两位说:楚军四处劫掠,军营就必然空虚;饮酒作乐就必然军心懈怠,我们夜里出奇兵劫营必能获胜。

姬庞和乐耳同意这个判断,当晚就下令郑军饱餐战饭准备劫营。姬庞主张分做三队依次序进袭楚军大营。姬坚说:劫营和对阵不同,袭击讲求的是突然性,可以分做左右两军一次投入战斗。所以郑军是两军并进。

到了楚营,远远看见灯火辉煌,笙歌嘹亮。姬坚很高兴,还以为斗越椒的命就该丧在此地。率领郑军飞速杀进了楚军大营,却没有遇到什么抵抗,只看见几个奏乐的乐师四散逃跑,斗越椒却坐在中军帐内一动不动。抢到近前一看:草人一个,只是穿着斗越椒的衣服。

姬坚大叫了一声:我们中计了!快撤。再想往回退就没那么容易了。寨后一声炮响,一员大将领兵杀了出来,高声断喝:斗越椒在此!

姬坚拼命折回,会合姬庞和乐耳一起狂逃。跑出来不到一里路,对面一声炮响,贾领兵杀出拦住了郑军。

郑军此时是前有贾,后有斗越椒,首尾夹击这一阵杀,杀得郑军队形大乱,全然没有了序列,成了一片散兵。楚军却是有组织作战,只一会工夫姬庞、乐耳被擒,姬坚拼死来救无济于事,忽然战车巅翻了,也被楚军抓了俘虏。

郑穆公得到消息可吓坏了。三将被擒,晋的救兵又不到,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众大夫又想出了老办法:投降求和。

郑穆公派姬丰到楚营谢罪,献上了厚礼,表示了永不反叛的决心。斗越椒派人把郑的请求一报告,楚穆王同意了郑穆公的请降要求,把姬坚、姬庞、乐耳三人放回了郑国。

楚穆王下令凯旋。走到半路得到了熊朱伐陈兵败的消息,而且副将公子熊伐被俘,穆公就要带兵去伐陈,正在商量当中,有人来报告说陈国的使者到了。

陈国的使者把被俘的熊伐给送回来了,并带来陈侯给穆王的一封信。信的大意是:我们陈国地偏人少,不能服侍在大王您的左右很是遗憾。您派了一支军队来训诫我们这是应该的。我们一时鲁莽得罪了公子请求原谅。今后愿意围绕在您的周围,惟命是听。

穆王笑着说:陈国怕我讨伐他才乞降,也算是够机灵了。就准许了陈的投降请和。但传信给郑、陈两国并蔡国,约定冬十月里在厥貉(今河南省项城境内)聚齐。

陈侯和郑伯想在楚王面前有个良好表现,在秋末就急忙赶到了息地(今河南省息县西南)等候楚穆王驾到。穆王到了相互见礼之后就问:我们约的是在厥貉相会,你们怎么逗留在这里呢?

陈侯和郑伯拍马屁地说:大王您能相约我们,那是瞧得起我们,我们怕误了期失礼,所以就预先等在这里,等您到了也好伴驾!

招聘

找工作

招聘网

找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