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缩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缩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美团酒店再超携程系的背后超级平台的飞轮效应渐显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3:47:50 阅读: 来源:热缩带厂家

原标题:美团酒店再超携程系的背后:超级平台的飞轮效应渐显  一家是当前中国最大最知名的生活服务电商平台,进军酒店行业刚刚6年多;一家是中国在线酒店预订行业当之无愧的垂直巨头,深耕行业已有19年之久。在酒店预订领域,美团与携程因宿命纠缠到一起,如今攻守之势发生改变,中国在线酒店预订行业的竞争格局正在迎来改写。  日前,第三方移动互联网大数据监测平台Trustdata发布了《2018年Q2中国在线酒店预订行业发展分析报告》。美团酒店在今年第二季度凭借6790万的订单量、7290万的间夜量,双双位居行业第一,并超越携程、去哪儿、同程艺龙三家之和,成为中国在线酒店预订的订单量、间夜量“双料冠军”。  作为“超级平台”的代表,美团的布局从餐饮到外卖,再到酒店、打车、新零售,这些看似各自垂直、分散的业务,运转起来之后却环环相扣、层层推进,反而增加了整个平台的动能,也让平台上每一个领域的子业务转的更快。  当这样的“飞轮效应”威能显现在酒店领域,就出现了这样的行业格局变化:美团酒店已然快速成长,与携程系分庭抗礼,在线酒店“双巨头”格局已成。美团酒店所代表的“超级平台下沉”式发展路径,正在对携程为代表的“传统OTA”模式发起挑战。整个在线酒店预订市场终于出现了大家期待已久的新变化。 “超级平台”的飞轮效应渐显。  新一代用户更需要“超级平台”?  在酒店业务上,美团一直扮演奋起直追的角色。美团开始进军这一领域时,携程已经在酒店、旅游行业盘踞多年,尤其在收购去哪儿之后,携程相继入股了同程、途牛、艺龙等,通过投资并购路线,携程几乎一度控制了整个在线旅游市场。  如今在订单量、间夜量两个关键指标上,有“集团军”之势的携程系,连续两个季度被单枪匹马的美团酒店所超越。  更年轻的美团酒店成为赢家,很大程度上也反映出中国互联网主流消费人群的变迁。随着移动互联网新生代用户的崛起,新一代酒店预订用户的行为模式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而酒店预订行为也正逐步从商旅和传统旅游向休闲旅游加速转变。对于用户大部分偏商务定位的携程来说,这种变迁正成为巨大的挑战。  同时,对于更为年轻的新一代用户来说,他们的网络使用习惯已经被移动互联网时代所塑造。打开App,预订了某个餐饮商家去吃饭后,很可能还会定个电影票,看完电影之后再打个车去酒吧,或者订个酒店入睡。这些线上服务的衔接与跳转,恰恰能在美团这个“超级平台”生态中获得一站式的满足,也让新一代用户逐渐形成了吃喝玩乐、酒店预订等生活消费都上美团的行为惯性。  美团酒店的间夜量突破,是超级平台“飞轮效应”的缩影  美团酒店业务的成功实际上是美团所有业务扩张的一个缩影。美团酒店能在如此短的时间迅速发展起来,也在佐证靠高频服务打造“超级平台”、再反哺各个业务线的模式,是一条极为有效的成功通路。  作为生活服务电商平台,美团业务线的拓展有坚实的地基——用户。数据显示,美团已拥有3.1亿的活跃用户。如此大规模的用户每天在美团点评的平台上“吃喝玩乐”,让美团已经成了人们日常生活消费的一部分。每一次业务边界的扩大,意味着美团满足用户生活服务需求的“核心能力”的加强,和App打开率的再一次提高。  这样的“超级平台”效应使得美团每做一项新业务,各业务板块之间往往能形成协同。吃喝玩乐、酒店旅游购物等生活服务的场景看似复杂多元,但由于其高频特性,反而拥有很强的用户行为惯性。当一个用户习惯了在美团上进行餐饮消费和外卖,当美团推出酒店预订、打车等业务,会对原有业务的既有用户形成天然吸引,再辅之以适当的红包、优惠券等让利措施,这是其他垂直巨头所不可比拟的竞争优势。  事实上,2017年美团酒店预订业务80%的新增用户来自于到店餐饮和外卖的交易用户。这也再次印证了“超级平台”势能已成之后的飞轮效应——当飞轮转速达到一定程度后,其动能便会反向支撑其继续运转,继续保持整个轮子的转速。  当竞争成为常态,超级平台为何总能取胜?  回顾美团的发展历程,可以看到很多相似的地方。这家2010年成立的公司曾经历过千团大战,于2013年底进入外卖领域。彼时的饿了么是外卖市场最为风光的初创公司,但随着美团正式进入外卖市场后,饿了么的优势很快被瓦解。  根据最新发布的行业报告,中国外卖行业已呈“631”格局:美团外卖的市场份额占比高达59%,饿了么占据36%,而百度外卖及其他占据剩下的4%。  很多时候垂直巨头的所谓“先发”只是战略,而不是目的,如果无法在竞争对手到来之前建立壁垒,那么后来者会携带更先进的理念或技术颠覆更早进入的玩家。  事实上,从互联网的历史经验看,超级平台与垂直巨头之战,往往总是会以超级平台的胜利结束。超级平台之所以总能取胜,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当平台的不断发展达到一定规模后,现有的网络效应既可以作为竞争的缓冲器,又可以为现有的用户实现增值。  餐饮和外卖属于刚需、高频的消费行为,该业务支配性的市场份额既可以在高效率、大规模的基础上维持低毛利,为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同时,还可以为酒店等业务吸引流量、贡献用户转化、提供支援,并整合力量强化平台的竞争势能。  根据美团的说法,“丰富的服务品类有助于我们降低获客成本、增强用户粘性、提升用户生命周期价值”。  超越携程之后,美团酒店的更多可能性  在人口红利消失的当下,王兴曾言,“用户数不可能再翻倍了,但是用户能够创造的价值(ARPU)还远不止翻倍的空间”。  从美团过去8年的迭代发展看,它的自我革新速度也是其他企业难以比拟的。在确保核心业务的发展同时,不断围绕用户的需求进行尝试。王兴曾提到,美团围绕使命布局的业务是一横一纵。横向基于其同样一批用户群,在平台去看电影、吃饭、旅游,就像一个网上的城市综合体。纵向上,美团会在餐饮、酒店、旅游等方面做深,深度参与产业链各个环节。  这庞大而又协同的生活服务体系,王兴此前在接受硅谷科技媒体The Information采访时,曾用了“Amazon for Service”这个词来概括。而美团确实似乎总能像亚马逊一样,成为每一个所进入行业的“鲶鱼”。  包括美团酒店在内,美团的每一块业务都是在“生活服务”这个核心之上建立,同时每一块业务都直接面对外部市场竞争,以此激发相应业务和整个平台的活性。  所以,间夜量超越携程,对美团酒店来说,只是整个业务发展历程的“半场”,某种程度上,也代表着美团酒店可以有能力以酒店为核心,为用户提供整合服务。  事实上,酒店确实是人们外出旅行时的核心场景之一。在满足了用户的住宿需求之后,“酒店+餐”、“酒店+景区门票”、“酒店+外卖”等用户交叉需求都大有可为。今年7月,美团闪购业务的上线发布会透露,酒店是美团闪购的三大主要场景之一,通过美团闪购平台送到酒店的数据线达56806根、送到酒店的内裤达40297条、袜子也是高达83303双。  如果我们把美团酒店、美团闪购等等所有细分业务都看成是某种单一场景的服务,这些服务一方面具备自身的活力,同时聚合到一起、一站式满足用户所需之后,也产生了更大的想象空间。  美团说自己的使命是“帮大家吃得更好,生活更好”,核心就是对人们生活服务需求的持续满足。在这个层面,美团作为生活消费领域的“超级平台”,其生态性和用户满足度不亚于亚马逊之于电商购物,未来自然也将会匹配与超级平台地位的商业价值和未来回报。

步步紧价格

多效蒸发器货源

椰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