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缩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缩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余文丽带着偏瘫丈夫援疆的好医生

发布时间:2021-02-22 15:49:23 阅读: 来源:热缩带厂家

余文丽:带着偏瘫丈夫援疆的好医生

余文丽细心地照料丈夫。 本报记者耿建扩摄抱着刚出生不久的婴儿,余文丽和孩子的家人一起笑了。本报通讯员宋国强摄

正准备赴疆采访,天上掉下个好消息。 “余文丽回到邢台过年。” 正月初九下午,记者闻讯赶到河北省邢台市余文丽老家。 余文丽,带着偏瘫丈夫援疆的产科医生,“最美援疆女医生”。 没见面,先听到一个与她有关的“小插曲”。 一份返疆申请书 当地党组织考虑余文丽援疆工作已近一年,为了让她更好地照料患病的丈夫陈志强,建议余文丽春节后不再继续承担援疆任务,由组织改派他人代为完成。余文丽一听急了,一定要善始善终完成任务,请求组织给予支持。面对她的执著和真诚,组织上只好“让步”。 离开邢台市委机关,记者来到余文丽的家。这是一个略显拥挤的两居室。45岁的余文丽正在为丈夫按摩。说起援疆的事儿,两口子有点儿着急。余文丽拿出写好的“返疆申请书”,请记者向领导们“说情”。得知即将如愿以偿时,夫妻俩异常高兴,归心似箭。手持余文丽按有红手印的“返疆申请书”,记者感受到的是两颗情系边疆滚烫的心。 这份还没有递呈的“申请书”摘录如下—— 尊敬的领导: 新疆若羌县的医疗技术力量比较薄弱,急需专业技术人员,作为在那里工作近一年的医务人员,更有一种责任感、使命感和紧迫感。我还没有圆满完成组织交给的任务,愿意继续投入援疆工作。 援疆经历让我的人生更加丰富,视野更加开阔,我感受到了祖国大地上的另一种风情,与当地人民建立了深厚的感情,这一切使我受益终生,我热爱这片热土。 为祖国效力,为边疆服务,我感到无上光荣。我真诚地希望组织再给我机会,为若羌县医疗水平的提高付出更多的努力! 邢台市妇幼保健院副主任医师余文丽 2012年1月24日 “余大夫,亚克西” 在余文丽家,她微笑着默默地为丈夫按摩,不大的房间里溢满了幸福和温馨。不经意间,记者蓦然发现,这位漂亮的女大夫,双手却严重老化,枯柴般的手与她的年龄极不相称。 就是这样一双手,在新疆若羌县医院一年内累计为400多名产妇提供了服务,直接或间接迎接了近百名婴儿降生;就是这样一双手,传递着内地人民最炽热的爱,被若羌各族群众视为最美丽的双手。 “余医生很热情。” “余大夫,亚克西(维语“很好”)!” 若羌当地患者提起余文丽,总会这样说。 2011年12月13日凌晨,27岁的维吾尔族妇女托胡提汗出现产前征兆,母亲艾结汗和妹妹热孜亚急忙带她来到县人民医院。孩子出生了,胎盘却有残留。余文丽为她实施的刮宫术马上展开。 “余医生给了我们亲人一样的爱。”手术很成功,看到母婴平安,艾结汗的眼角湿润了。 这天上午,医院共有两名婴儿出生。余文丽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到病房看一看。 “婴儿的皮肤很娇嫩,用棉被包裹最好,尽量别用毛巾被或腈纶被。”查房时,余文丽耐心指导产妇做好婴儿护理。 余文丽看似文弱,其实很有担当,特别是在处理疑难病症上经验丰富。因此,即便不是余文丽值班时间,医院也常常请她参与诊断或手术。 “我们在新疆时,半夜里常常被敲门声惊醒,余文丽总是急匆匆起床,赶到所在医院。”说话略显迟缓的陈志强这样描述爱人余文丽的生活。 在一次剖宫产手术中,患者破水后突然出现寒战、哆嗦、胸闷症状。医务人员紧张起来,赶忙叫来余文丽。在余文丽指导下,吸氧、抗过敏、解痉,有条不紊地进行,母婴转危为安。 2011年9月份,妇产科医生古丽尼莎动手术时发现,产妇生产后,体内还有一颗鸡蛋大小的子宫肌瘤。是随即切除肌瘤还是等产妇身体有所恢复后再做?她拿不准,再次请来余文丽。余文丽根据肿瘤大小和位置情况,决定实施肿瘤剔除术。她从古丽尼莎手中接过手术刀,把肌瘤小心翼翼地剥了下来。“一次解除病痛,患者可以省点事、省点钱。”余文丽说。 在同事看来,余文丽是“动刀”的好手,也是“不动刀”的高手。一天夜里,一位产妇出现产程无进展症状。要不要做剖宫产?值班医生请教余文丽。余文丽耐心地帮助产妇转动胎位,一会儿,婴儿自然分娩了。 “自然分娩,减少创口不算,还为患者省下近2000元医疗费。”同事们交口称赞。 “农牧民听不懂汉语,余医生听不懂维吾尔语。遇到这样的病人,余医生就请维吾尔族同志解释,无论多少遍,她都耐心听,脸上始终挂着微笑。” “余医生查房很细心,从用药方法到饮食方式,给患者悉心指导,还帮产妇冲红糖水。” “一位病人家属,出于感激,给余医生送了个红包,余医生在拒收不成的情况下,让护士把红包转成了患者的住院费。” 好雨润物,细而无声。 有余文丽的带动,若羌县医院医疗水平和服务质量都得到明显提升。好多打算去州府库尔勒就医的患者,转而来到这家医院。 “我跟你一起到新疆吧” 2011年3月5日,余文丽首次踏上援疆之路。 邢台距若羌3700公里,坐汽车、乘飞机,再倒长途大巴,单程一趟最快也要3天。这些,余文丽去之前并不知道。 若羌地处南疆,地阔人稀,从县城到州府库尔勒440公里,比邢台到北京的路程还要远。这些,余文丽也不清楚。 若羌与邢台相比有两个小时的时差;天干气燥,沙尘暴多发;睡觉醒来,擤出来的鼻涕里带着血。这些,余文丽更不知道。 余文丽只知道,援疆,是一份神圣的使命。 援疆前,爱人说:“家里有我,放心去吧。” 她援疆,一度没有后顾之忧。 可正当余文丽在若羌全身心投入工作中时,一场变故突然闯进她的生活。 2011年4月1日晚,爱人陈志强在邢台家中突发脑溢血。听到这个消息,余文丽的腿立时软了下来。3天的回家路令人焦灼。 4月4日凌晨1时,余文丽匆匆赶到邢台市第三医院,在手术通知单上签了字。然而,爱人已经错过了立体定位脑部手术的最佳抢救期。 一夜间,她青丝变白头。 双方父母都已年迈,儿子正在上学。为了不让他们担忧,余文丽隐瞒了实情,独自忍耐煎熬。 她数着日子,企盼奇迹出现。 14天后,爱人苏醒了,但落下后遗症,身体右侧偏瘫。 32天后,爱人手脚能微微地活动,还可以说一些简单的话。再以后,爱人坐起来了,能撇拉着走路,说话也恢复得差不多了。 留下来照顾爱人,还是返回若羌?余文丽心里十分纠结。她既不忍心撇下病中的爱人,又不忍心撂下肩上的援疆重担。爱人看透了她的心,天天吵着要她订机票返疆。 余文丽一步一回头地走出家门,返回若羌。在若羌,她强忍着内心的焦虑,投入到工作中。只是在晚上,才给爱人打个电话,或通过网络视频聊聊天。 电话里,爱人总告诉她:今天手臂更有力了,走路更稳了。她不大相信,可又希望这是真的。直到几个月后,爱人的姐姐打来电话:志强饭吃得很少,一天也不说一句话,病情恢复不理想。 余文丽突然明白了一切,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时隔5个月后,余文丽再次回到爱人身边,她一阵心痛:以前发福的爱人,如今像抽了油一样消瘦下来! “我不走了,再也不离开你了。”余文丽压住眼角的泪花。 “要不,我跟你一起到新疆吧。” “这能行吗?” “咱试试吧!” 余文丽眼前一亮。她抓起电话,向邢台市援疆工作前方指挥部指挥长张彪请示。张彪在详细了解陈志强的病情后,表示可以试一试,并在第一时间为这对夫妇安排好住所。 从北京乘飞机到乌鲁木齐,又挤上长途大巴连走13个小时夜路赶回若羌。病中的陈志强一个姿势躺到若羌。 10月22日早晨8时,当邻居还在睡梦中时,余文丽搀扶着陈志强一瘸一拐悄悄走进简陋的新家,没有麻烦任何人。 在40多平方米的一室一厅小居室里,这对患难与共的夫妻,携手开始了新的生活。 早晨,是余文丽一天中最为紧张的时刻。 7时半左右,余文丽家中的灯便亮起来。 洗漱、做饭……最重要的一项工作,是帮爱人做康复锻炼。十几平方米的客厅,兼作训练室。 在若羌,找不到合适的康复器械,一张钢丝床,一条双人坐椅,都成了陈志强的训练工具。此外,他们还自制了一些简易器械,想着法儿做训练。 请不到按摩师,余文丽就自己充当。从头到脚,余文丽一寸一寸为爱人做按摩。特别是指关节、腕关节、肘关节、肩关节、膝关节、足腕等关键部位,每处都要活动50到100下。有时爱人看她太累了,就说够了够了。每当这时,余文丽会绷起脸:还差十几下呢,你可不能偷懒! 9时45分,余文丽出门上班。上午10时是上班时间,这样安排,她可以提前10多分钟到医院。 晚饭后,做完训练,余文丽便和丈夫看看电视,聊聊天——这是一天中最惬意的时刻。陈志强说,心情放松时,余文丽还会放歌一曲,“《血染的风采》、《我的祖国》、《爱我中华》,这些歌唱得老好。” 重复着这种特殊的生活韵律,恩爱有加的夫妻很满足。 “照顾爱人是我的本分,援疆是我的责任” 余文丽携手爱人援疆的故事不胫而走。 若羌感动了,巴州感动了,家乡也感动了。 这对夫妻的生活受到若羌、巴州以及家乡干部群众的广泛关注。两地领导纷纷作出批示,亲自登门或致电慰问。 若羌县农民宋礼从电视上看到报道后,激动不已。他装了一兜红枣和水果,揣了5000元现金,开着电动三轮车赶到县医院,要余文丽为爱人改善一下生活。 “这是若羌人民的一点心意。”宋礼说。 面对盛情,余文丽婉言谢绝。 这时候,富有喜剧性的一幕出现了:宋礼丢下礼品、礼金转头就跑,余文丽拿着礼品、礼金随后就追。追下楼梯,追出医院,追过了十字路口,余文丽终于追上了宋礼。在余文丽的坚持下,宋礼只好带回现金。在宋礼坚持下,余文丽只好留下红枣水果,收下这份浓浓的心意。 余文丽不止一次说:“照顾爱人是我的本分,援疆是我的责任。” 若羌县委副书记、受援办主任徐凯说,余文丽故事的背后,是各族人民的血脉相连、骨肉深情,是党和国家强有力的援疆政策,是一个个英雄的援疆团队。 (本报记者耿建扩本报通讯员宋国强许晨) 以朴素之美映照时代精神 面对媒体的余文丽,这样解释自己对丈夫的悉心照料——“照顾爱人是我的本分”,这样解释自己对援疆工作的执著——“援疆是我的责任”,这样解释自己对若羌各族同胞的感情——“我热爱这片土地”。无论我们使用怎样的词汇、树立何种标杆、挖掘到什么样的深度来言说一个模范人物,真正动人心魄的都是这种真实、朴素的力量。 带着自己偏瘫的爱人,产科医生余文丽从燕赵大地走到了新疆若羌,走到了医疗资源薄弱的援疆基层,走到了各族兄弟姐妹中间。考虑到她面临着巨大的家庭困难,组织上曾建议让她提前结束援疆任务,但强烈的使命感和对各族同胞的深情厚谊让她无法离开。一封真挚的“返疆申请书”书写了余文丽的理想与情怀:“为祖国效力,为边疆服务,我感到无上光荣。”在新疆若羌,在医疗一线,她坚守着白衣天使的职业操守,见证了各族人民的的血脉深情,甘食粗粝,不染纷华,修美于内,探求大义,以朴实的方式诠释了和谐社会真与善的内涵,诠释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现实魅力。 她如此可敬可佩,却又如此可亲可爱。作为妻子,她自制简易器械帮助偏瘫爱人复健,从头到脚一寸一寸为爱人按摩,看着电视唱歌,听着电话流泪;作为产科医生,她体贴地为产妇冲红糖水,用双手捂住患者冰凉的脚,精打细算地为患者省钱,婉拒若羌老乡的礼品和现金,却收下他们的心意和盛情。这位文静柔弱的女医生,一肩挑着家庭与爱情,一肩挑着事业与使命,就这样一路跋涉而来。拳拳报国之志与殷殷爱家之情,如此美好地融合到了一起,又如此自然地流向同一个方向。 我们的时代呼唤余文丽这样的平凡英雄,他们不是为大家舍小家,而是将对小家的爱熔铸到更大的情怀中;他们不是“高大全”的概念与符号,而是朴素中的闪光、平凡处的超拔。有他们的存在,我们不再轻易地将那些崇高的誓言品读为口号,不再武断地将那种伟大的情怀定义为“高调”。有他们的存在,让我们的年代、我们的生活都有了沉甸甸的分量。余文丽,真水无香,以她的朴素之美,映照着伟大的时代精神。 (本报评论员)

北京冲锋衣订制

北京衬衫订制费用

河北定做工作服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