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缩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缩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第三方支付单通道运行瓶颈再现

发布时间:2020-10-17 01:46:58 阅读: 来源:热缩带厂家

第三方支付“单通道运行”瓶颈再现

“我们和银行的合作这一年是越来越密切,越来越紧密,规模越来越大。”本月初,拉卡拉董事长孙陶然还在宣扬与银行之间的“亲密关系”,话音未落,用户在“拉卡拉”终端上使用工行借记卡时,无论是转账、缴费还是信用卡还款,所有交易都被停止。  “拉卡拉”被封杀的说法甚嚣尘上,从事手机支付的第三方支付公司钱袋宝也遭遇类似境遇。虽然一周后交易恢复,但第三方支付与银行之间的龃龉已现:随着支付市场越做越大,尤其是支付公司获得了基金直销支付牌照后,银行渠道一家独大的方式受到冲击。  “如果没有第三方支付公司,银行卡也不会有那么活跃的交易量和使用率,利益的冲突和矛盾只是暂时的。”钱袋宝执行董事孙江涛说,同样的业务多方来做,在市场上形成竞争是必然的。牵扯到利润分成等问题时,第三方支付公司与银行可能会产生分歧,但更多的还是合作。  每天15万用户支付“卡壳”  事情回溯到5月13日,当日用户在“拉卡拉”终端上使用工行借记卡时,无论是转账、缴费还是信用卡还款,所有交易都被停止。  拉卡拉5月14日在其微博上表示:“昨天客服小妹就接到3万多个电话,今天的电话就更多了。手已严重抽筋,全是工行借记卡还款失败问题。”此后拉卡拉表示,已向银联反映这一情况。据悉,在信用卡还款业务转出卡中,工行占比约30%,由此受影响的用户每天约15万人次。  南都记者致电拉卡拉客服,客服人员表示,交易问题源自设备出现故障,并表示,“这是公司的统一口径”。  拉卡拉官方则对此事讳莫如深,拉卡拉董事长孙陶然只是强调,不存在“封杀”这种说法。跨行还款业务流程复杂,涉及面广,由于系统升级原因导致部分工行卡不能正常使用。  从事手机支付的第三方支付公司钱袋宝也遭遇类似境遇。钱袋宝客服解释称,该公司与工行的合作是通过银联进行的。公司周一将问题反映给银联后,银联回复,由于近日工行退出与银联的一项信用卡还款合作,工商银行借记卡将不作为给信用卡还款的支付方,只要是与银联签署协议的第三方支付公司,例如钱袋宝、拉卡拉,都会出现工商银行借记卡无法进行转出交易的情况。  单一通道运行带来的困局  在拉卡拉的支付网络上,连接着银联、银行以及终端网点三方。借助铺设于便利店当中的自助刷卡终端机,拉卡拉在自创的电子账单运营平台上,为出账机构提供电子账单汇聚、生成、展现和支付的服务,另一方面为消费者提供以刷卡支付为主体的支付服务。  与其他电子支付方式比较而言,拉卡拉的便利之处,在于它保留了银行卡的使用方式,保持用户原有的使用习惯———只要在拉卡拉终端刷卡,并输入原有的账户密码之后再输入对方账号,便可完成远程的支付交易。  依据不同的业务来源,拉卡拉设计了不同的费用标准和分账模式。以公共事业缴费为例,公共事业单位一般会向银行和第三方给出0 .3%的服务费,然后依据银行、银联、拉卡拉在这个服务链条中所承担的角色进行分配:发卡行占70%,拉卡拉占20%,银联占10%。  对于拉卡拉来说,如何利用规模优势提高盈利能力是其中关键。“拉卡拉的业务模式的奥妙在于大量的规模,要有更多的人来使用。”孙陶然说。  截至去年底,拉卡拉家用机销售突破了30万台,而拉卡拉更完成了对全国便利店体系超95%的覆盖。今年每月超2000万笔的刷卡支付业务量,让拉卡拉实现了月度的扭亏为盈。  即便如此,一旦银行或银联采取攻势,拉卡拉之类第三方支付立马陷入被动。拉卡拉与工行是通过中国银联的通道来做支付、结算。清算通道为“支付公司—银联—银行”,有行业人士表示,在这一单一的通道中,一旦银行或银联暂停其业务,第三方支付公司就无还手之力,“第三方支付公司对银联和银行的依赖可见一斑”。  银行业开始绝地反击?  一边是日益壮大的第三方支付军团,另一边是银行试图分羹。  2011年第三方支付行业继续保持强劲增长,整体交易规模达到2.2万亿元,同比增长118%。预计到2013年,中国电子支付行业交易规模将超4万亿元。  而银行对第三方支付企业的不满已经出现。今年两会期间,中国建设银行信用卡中心总经理赵宇梓直言,第三方支付企业存在管理混乱、违规经营、恶性拼抢市场、冲击正常支付秩序、风险事件频发等诸多问题。  在日前召开的中国信用卡产业发展论坛上,多家银行大佬们均表示要面对包括互联网支付在内的第三方支付的竞争。华夏银行信用卡中心风险管理部副总经理李红朝表示,银行目前在互联网支付潮流中处于被动,未来有两方面值得担忧,一是银行的定价话语权,二是支付系统的安全性。而招商银行信用卡中心策略发展部副总经理王晓刚也坦承,银行在互联网支付中是落后了,但在移动支付潮流中还大有机会,应该及早进入移动支付产业。  显而易见,工行上月推出支持1000元以下的在线小额快捷支付服务—————工银e支付,这种服务可以完成小额在线支付,与目前在线支付的快捷支付类似。  一家独立第三方支付平台的负责人告诉南都记者,虽然银行也涉及第三方支付这一块,但网银系统和用户体验一般不如第三方支付公司,“我们和银行的合作是比较顺畅的,是一个共生体,我们的客户就是银行的客户。不过,对于弱势一点的支付公司,在与银行谈判的时候肯定有一定的压力,不排除在与银行合作中存在困难”。  业界视点  第三方支付军团带来的危机感  第三方支付“断供”一周,以恢复拉卡拉支付暂告一个段落。在某国有大行的人士看来,第三方支付快速发展,银行没有压力是假的,“就信用卡还款来看,小银行促销力度大、发卡多,但是网点少,他们从第三方支付快速发展中得到的收益肯定更好。”  拉卡拉事件的起因之一,也在于大银行借记卡的资金每月不断被划出去还小银行发的信用卡账单,导致存款流失,在经济下行、存款流失的背景下,大行的做法,或许可以被称为一种无奈。银行的危机感还来自于越来越庞大的第三方支付军团,以及他们参与竞争领地的逐步扩张———证监会新发放一批基金销售支付结算企业资质,支付宝、财付通和快钱3家企业获得牌照。目前获得基金第三方支付牌照的机构已经达到7家。传统的银行销售渠道垄断地位将面临冲击。(南方都市报 汪小星)

alevel数学培训

alevel培训机构

alevel数学真题